7/23/2016

不公不義是組織的常態!不斷告發身邊的人,主張自己的正當,社會不會因此改變。重要的是如何讓周圍的人了解你的正當性,並且讓大家願意一起幫忙。

張良姿

日本明治維新最大的功臣西鄉隆盛,年輕時在鄉下農村的地方辦事處擔任書記輔佐官。當時地方上的政府機關裡有很多官員收取賄賂,隨意調整向農民收取的稅金,總會互相炫耀「我今天在某某地方收了這麼多的賄賂呢。」西鄉每次聽到這些,都會狠狠地瞪著正在炫耀的官員,因而被前輩和同事們討厭和排擠。

直到鹿兒島藩主去世,來了一位新藩主島津齊彬。他第一件事就是命令所有的部下,「關於藩裡的政治,不論階級高低,只要有意見的人都可以直接寫信給我。」西鄉收到了這項命令,心想:「就是現在!終於可以把這個奉行所內以往的經驗全部告訴大人了!」

於是他開始寫意見書,詳列了「驅逐貪污武士」「任命具有充分力量的奉行(官職名稱)」「降低過高的年貢」等意見。他心中充滿期待,認為新來的主公大人看了這份意見書,一定會馬上著手進行改革。

某天,西鄉終於被齊彬召見。齊彬說,


「 不斷告發身邊的人,主張自己的正當,社會不會因此改變。重要的是如何讓周圍的人了解你的正當性,並且讓大家願意一起幫忙。」

「你寫的內容很正確,方法卻不管用。這麼做並不能達到改革奉行所的目的。如果我回信給你,稱讚你說得很好,那你一定會更加得理不饒人,然後繼續告發周圍的人,但這樣未免太過可惜。你的力量應該可以在其他地方有更好的發揮。」

齊彬反問他,「西鄉,你了解現在鹿兒島所處的立場嗎?」西鄉不太懂這個問題的意義,也不知如何回答。

齊彬接著說,「鹿兒島緊接外海,外國的船隻總是虎視眈眈在外圍徘徊。現在美國已經逼迫德川幕府要開放日本,解除鎖國狀態。從今以後,鹿兒島將會有愈來愈多的外國船隻。日本已經不能再繼續當個大海包圍之下的『井底之蛙』了,我們應該要打開眼界,積極和外國交流。」

他繼續說,「我認為,為了改變貪污現象,更應該立定藩府整體的大目標。這目標就是鹿兒島不只要為了鹿兒島而存在,而要為了日本而存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就必須要確實掌握現在的世界情勢,了解身處其中的日本應該怎麼辦,德川幕府應該有何作為,而在這當中的鹿兒島又應該怎麼辦,設定各個階段的不同目標。如果僅是掃除違法行為,等於浪費了自己的力氣。」

西鄉聽完,想到自己因為受不了周圍的貪污官員,一心只想要對惡行進行報復或懲罰,但反觀齊彬的觀點卻更高更廣。

齊彬認為,給予所有藩士應該朝哪個方向走去的路標,這才是領導者的責任;並點出如果所有藩士都專注關心鹿兒島今後應該如何生存,就沒有空間再搞貪污了。

後來,齊彬把西鄉調到身邊做事,鍛鍊他的思維,增加他看事情的視野。

對西鄉來說,齊彬不只是老闆,更是一位難得的導師。
小故事,大啟示

身為領導者,應該隨時留意西鄉這類部屬在工作上的心力是否用錯地方,如果他們總是花盡力氣觀察其他同事的作為,領導者就有責任重新教育他們,拉高他們的視角,引導他們俯視整體組織的狀況,以及自己該有的作為,讓他們活用自己的正義感。

領導者要讓部屬清楚知道「為什麼要做這些工作?」「自己所做的事情對組織有多少貢獻?」「相對於自己的成果,會獲得多少獎勵,或者是多少懲罰?」

如同《將領之才,參謀之才》書中指出,一個好的領導者,為了讓組織成員達成共同目的,首要任務就是讓成員們「接納自己的工作」。而要做到這點,領導者在傳達任務時,需要具備以下 3 個要件:
目的:清楚表達這份工作是為了什麼而做。
貢獻度:讓成員了解自己所做的工作,對組織的目的有何貢獻。
評價:對於每一位成員的工作,以其貢獻度為標準,提示明確的賞罰制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