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2017

我從健談者那裡學會静默, 從狹隘者那裡學會寬容, 從殘忍者那裡學會仁愛。 但奇怪的是,我對這些老師未必心存感激。

我從健談者那裡學會静默, 從狹隘者那裡學會寬容, 從殘忍者那裡學會仁愛。 但奇怪的是,我對這些老師未必心存感激。 
紀伯倫的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