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016

黨產歸零才能投胎轉世

立法院日前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國民黨從1945年8月15日起,在獨裁與威權體制下,藉由黨政不分、黨庫通國庫等手段,以種種不法、不義方式在台灣巧取豪奪所得黨產,以及用以創建之附屬組織,將依此條例由國家清查、追回與處置。

「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能幫國民黨洗盡最後罪孽,讓這個雖生猶死的政黨,在政治這條路上,帶著赤裸與乾淨的身體,投胎轉世、重新做人。照理說此法能夠通過,國民黨應該額手稱慶、歡天喜地,但他們卻蒙昧無知地在立法院以拖延預算案通過的方式試圖展開回擊,此舉宛如抱住地獄門欄不放,死也不肯回到人間。

以國民黨如今在台灣社會支持度之低落、聲望之不堪,以及選舉之接連大敗來看,國民黨在政治上不是雖生猶死嗎?與其拖著穿金戴銀的軀殼,繼續在政壇過著拖屎連的日子,不如洗盡鉛華、擺脫惡名,從頭打拼創建一個宛如新生的政黨。

二十多年來,台灣社會要求處理國民黨不當黨產的呼聲持續不斷,國民黨早該自行了斷,但要一個習慣吃香喝辣的政黨捐棄萬貫家財實在太困難,於是即使黨內有不少有識之士,或倡議或著手處理不當黨產,終究遭到保守心態與勢力回擊,沒有收到實質成效。今天「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通過,等於是台灣社會舉起手術刀,幫怕痛無法自剜的國民黨切除毒瘤,雖然會有短暫劇痛,但傷口恢復以後,國民黨又會是一條好漢。

當然,術後恢復狀況,也要看病人能不能配合,如果國民黨展開釋憲、提告等等抗拒手段,把縫線紗布揭去,還自行胡亂敷用不明藥方,手術傷口當然不會好,甚至可能併發感染潰爛,繼續禍延全黨。再高明的醫生都無法拯救不願自救的病人,這點值得國民黨三思。

黨產在過去幫了國民黨幾個忙。一是維持龐大黨務機器的開銷,隨時養著一支幾十萬人的選舉部隊,以壓制反對力量;二是更狠地用黨產來撒錢賄選,直接收買台灣人;三是吸引西瓜偎大邊的投機政客前來投靠;四是透過救國團、婦女會、中影、中廣等組織對台灣人進行洗腦教育。然而這些靠著不當黨產所取得的政治優勢,在這些年的大小選舉裡已經證明越來越沒有用處,國民黨根本不必擔心失去黨產—國民黨會失去的,只有汙名與偷懶心態。

一個沒有不當黨產的政黨,才能靠著黨員與民眾的涓滴挹注,建立一個有效能、能反省、重民意的政黨,才能迅速回應政治環境的轉變,達成永續經營的目標。民進黨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國民黨不要怕千金散盡以後,黨員也一哄而散;放棄不當黨產之後,依然願意跟國民黨一起打拼的,才是黨的重生力量。

做為一個百年政黨,國民黨就因能捨,才能在風雲變幻的政治環境裡存留至今。1949年,國民黨為什麼要放棄中國大陸,跑來台灣?1987年,國民黨為什麼要解除戒嚴,開放組黨?不就是為了自剜病灶、絕處逢生嗎?2016年的「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亦然。過去沒有自行處理不當黨產,國民黨已經慢了一步,也付出了慘痛的政治代價,今天台灣社會要幫你割除毒瘤,你應該好自為之,不要再用拖延哭喊、消極抵抗、被動攻擊等等不成熟方式,遏制自己重生的契機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