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2016

「化及蠻貊」的轉型正義

集集鎮的「化及蠻貊」石碣,有農民加蓋設施當成鐵門門柱,南投縣政府文化局表示已通報文化部文資局盼實際會勘釐清是否違法。而「化及蠻貊」石碣,是清代開闢八通關古道,拓墾南投地區的見證,碑文寫著「欽命布正使銜署台灣兵備道陳方伯撫番開墾處」,末署「大清光緒十三年春雲林撫墾局委員陳世烈題」。「撫番」的歷史與話語,站在原住民族的立場,顯然是迫害加歧視。

儘管如此,「化及蠻貊」石碣,仍將被視為台灣的古蹟,受到重視與維護,因為它已成台灣歷史的一部分,扮演現場的見證者。問題是,現在的我們,以及未來的子孫,不論原漢,如何遙望已逝的往事,甚至如何療癒尚存的傷痕。一如台灣民主化之後,主權在民,二千三百五十萬人要以這個共同體為主體,來審查、清除加諸台灣的客體化體制與論述;生活在台灣的各族群,也應該以夥伴關係的姿態,取得面向未來的和解。

日前,「還原正義連線」成員到台南火車站前圓環,紅墨水潑灑鄭成功塑像基座,要求蔡總統將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列入優先審查,以及提出落實轉型正義具體方案期程,拆除鄭成功塑像,否則口頭道歉不是真正的道歉。再早,有台南市原住民市議員質詢,針對漢人文化霸權提出強烈批判,質疑不是只有漢人詮釋的歷史才是歷史,鄭成功是屠殺原住民的元凶,要求政府應停辦鄭成功中樞祭典活動。凡此,將心比心,感同身受。

不過,從荷蘭、西班牙到鄭氏,從清朝、日本到蔣氏,歷史已過萬重山,假使上述訴求徹底實踐,兩蔣塑像、中正紀念堂等首當其衝,原日本總督府更不可繼續做為總統府,而吳沙集團拓墾蘭陽平原、金廣福集團拓墾竹苗地區的意義也將改觀。果真如此,其他族群也不免失落。比較可行的和解途徑,或許仍是學術研究還原歷史真相與人事功過,改變長期以來單一史觀的霸權論述,讓大家在相互包容下看到自己也看到別人,最後描繪出台灣歷史全景的俯瞰圖,「原權」的座標自然浮現。

台灣歷史,曲折多端。曾經迫害他人者,也許後來也曾被迫害。有些迫害者,客觀來看也是建設者,日本殖民與蔣氏來台便是例子。歷史真相要查明,迫害責任要追究,其圓滿似乎要到被迫害者也願意肯定迫害者有所建設,而迫害者真心展示懺悔行動的時刻。歷史演員已經離開的時空,轉型正義追求的是以真相救贖仇恨的和解與敞開。轉型正義無法改變歷史,卻可改變觀看歷史的角度,其目標是建構未來的公義社會,杜絕以偏頗論述從事二度傷害。

八月一日,蔡總統將向原住民族正式道歉,並承諾追求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令人期待。我們希望,新政府新思維新作為,能夠打破長期盤旋在台灣上空的不義結構,包括不再讓原住民悲歌「這世界好不公平…因為我是原住民」,讓這個共同體的所有夥伴都被國家擁抱,都有能力維持生活與尊嚴,子孫都有希望。既然同為台灣的主人,民主體制就必須確保每個人的主人地位,以相互尊重對方主體的夥伴關係,為守護共同的家園同心盡力。可以說,轉型正義工程,乃是凝聚走向正常國家的向心力。

目前,原住民族自治尚未實現,不過,從憲法增修條文到地方自治法規,原住民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民代為數不少。其中,原住民從政者積極為原住民的轉型正義發聲的多?還是追逐個人利益甚至遊走兩岸的多?原住民族如果善用手上的民主權利,其實許多難題早可獲得比目前更好的緩解。這一部分,恐怕是國家高度的轉型正義之外,原住民族內部更可自我思索的方向。或許,原住民族積極重振民族的靈魂,在守護傳統的同時致力讓傳統走進現代,轉型正義才能在無法改寫的歷史之後寫下新的歷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