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016

國民黨要選擇自殺?

很早就有人預視到,有志問鼎政治大位者,如果在任內排除萬難做成兩件事,那麼在台灣當總統,或者想在台灣成為執政黨,都會是一個相對容易的局面。這兩件事,一個是展現立法的決心把國民黨黨產給處理掉,一個是拿出魄力將年金改革的方案付諸實現。

二○一六年的今天,民進黨為多數的國會三讀通過了「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行政院也即將據此設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著手後續工作,因此毫無疑問,這在歷史上已經跨出了重要且關鍵性的第一大步。

富甲全球的國民黨黨產以及盤根錯節的附隨組織,從一九四五年開始孳生至今,台灣的兩大政黨在民主化之後擁有公平的機會去面對與處置,甚至國民黨的空間還更大一些,手段可以較溫和一點,從而學習東德共產黨在國家轉型正義過程留下的典範;但是這麼多年的敬酒不吃,如今被迫要喝罰酒,那麼要殺要剮,主觀意願上再如何坐地頑抗,客觀現實上恐怕也只能悉聽尊便。

不過,即使水到渠成終於取得了法源基礎,被擺在砧板上的黨產,未來是否能符合國人所期待的:如庖丁解牛一般,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快速得到支解?答案仍在於即將成立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成員們是否具備充分的實務專業與信念耐心,鍥而不捨、不設終點地去深究、追查與索討到底。因此蔡英文政府對這個獨立機關的組成是譁眾取寵、文宣導向?或是理性務實、目標導向?將決定成敗。

基於這必然是一件漫長且浩大的艱鉅工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必須在不同期程設定分級的達成標的,逐步結算階段性戰果,並且定期向大眾報告進度。既對內給予績效壓力,也在外示決心、爭取民意支持。

在最低限度內,自新法公告後,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所有非黨費、政治獻金、政黨補助、競選經費捐贈、孳息以外的財產,即使已移轉或登記於受託管理人,全都禁止處分,因此中投旗下所有轉投資與黨營事業,今後要繼續大量挹注國民黨的黨務與選舉運作,要就此劃下句點。光這點,對於台灣的政治結構已將產生翻天覆地的革命性影響。

我們不談合理推估或圈內傳聞,僅以監察院公布的官方數據,今年初總統大選,朱立倫這組自行申報的國民黨政黨捐贈是二億多元(蔡英文這組則是六百萬元);而單單列舉中投公司每年上繳給國民黨的股利,按照其財報顯示,馬英九執政首年(二○○八年)高達二十四億九千多萬元,卸任前如二○一四年也有十七億八千多萬元。如此的規模,就算不反推國民黨有多少資產,也應理解每年的這些收入最後都到哪裡去了?

在這樣的資源對比下,國民黨仍然兵敗如山倒,買不回政權江山,但是,卻牢固地建構出常年的政治共犯結構,進而在政治人才的提拔上,形成惡性循環的反淘汰,導致政治素質的提升牛步化;甚至,更深遠地汙穢台灣的政治文化,扭曲人民的政治認識,多少也延緩了公民社會的更為壯大。

這些有形無形的斲傷,國民黨菁英顯然企圖繼續逃避,近來以訴諸釋憲、國會焦土政策,形塑的是「你死我亡」的政黨價值,一個分別控制中國與台灣一世紀的百年大黨,無能洄游大海、救亡圖存,竟不惜選擇怒衝淺岸、集體自殺,實在是猶如自擬輓歌似的荒唐。

國民黨要啟動自戕機制,並不會延緩,只會更加快台灣轉型正義的進程。因為,黨產的返還與追徵,即使在速度上可能因而延宕,但是在政治市場上,國民黨所讓出的佔有率,將激勵新的品牌以更靈活的民意經營策略,尋求消費者轉移認同,從而與執政黨構成比較進步的良性競爭。

從這個角度看,國民黨若執意不勞他手、自掘墳墓,就像是天要下雨,就隨它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