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16

夠小英忙翻天了吧!

小英的改革議程



邱垂亮
前國策顧問、澳洲昆士蘭大學教授。生於台灣苗栗鄉下,成長於台南山上,客家人,有原住民血統。台灣大學唸外文,想當文學家,不成,去美國改唸政治,專攻國際關係、政治文化和民主發展。拿到加州大學(河邊)博士後,在澳洲昆斯蘭大學執教40多年,身在象牙塔,心在台灣和中國的民主化。寫了政論文章40載,還偶爾涉入台灣的政治事物,在澳洲為台灣發聲,爭取台灣的國際承認、生存空間。

蔡英文上任第十天,搭乘空軍一號前往花蓮空軍基地視察。(何豪毅攝)

這篇文章不好寫,很難寫好,因為要寫的問題千頭萬緒,錯綜複雜。520小英上台後我一直想她面臨的挑戰有多大,台灣要生存下去必須改革的地方有多少。一想就知道是天文數字的大哉問。我問了,越想越多,想寫出來,但1、2千字絕對寫不完整、周詳,要寫好是不可能的任務。卻又想寫,因此只能蜻蜓點水、大而化之地寫,不可能寫得嚴謹、細膩,難成好文。

不談經濟和文化

首先,經濟這1大塊片,我就無能為力,因為不是我的專長。我只認為「他,馬的」一面倒傾中,要終極統一,把台灣經濟的蛋都放在「一中」的籃子裡,必死無疑。我同意小英的「新南向政策」,高知識、高科技、本土化的新經濟政策,絕對正確,非大刀闊斧,快馬加鞭衝衝衝地推動不可。還有,和美國、日本、歐盟等先進國家的學術、科技、經貿合作,一定要提高層次、拓寬幅度大肆推展。

文化教育,我也是外行,只知台灣主體化、本土化、地方化、去中國化、去大漢文化歷史化的改革路線,非常正確,一樣非大刀闊斧、快馬加鞭、勇往前進不可。

上述兩個大板塊,沒有國家認同、憲政改造、獨立建國、和中國開打、讓美國傷腦筋的大問題,小英「關起門來打狗」就行。而且今天不打,明天一定後悔,因為台灣人永續生存的基因無法建構,國家獨立建國的基礎打不下去。這方面,阿輝伯、阿扁都因種種歷史、政治原因,雖作但作不多,而讓「他,馬的」8年來中國化復辟、台灣化重傷。要不是台灣人覺醒,太陽花阻止馬英九的賣台行徑,2014、2016兩次選舉把「他,馬的」打成死馬,把KMT打得半死不活,今天台灣要重見天光,給小英天時地利人和,推動全面性改革,讓台灣重新找到活路,重建新國家的歷史機緣,一定很難、甚至不可能出現。

經濟、文化之後是政治,那是我的專長,雖不學無術,卻也在裡面混了50年,混出了一些一知半解,常常發表謬論。這裡我想班門弄斧,弄弄我對小英未來4年(希望8年)政治改革應該推動的一些議程(agenda),簡略談談。這個議程龐大、複雜,這篇短文一定無法談得深入、精闢。故先承認不會是好文章,先給自己、免被別人打臉。

「三民主義」改成「台灣翠青」

小英以「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為她的總統權威合法性及維持現狀、台海和平的政治基礎,加上中國的武力威脅、美國的反對,要她統獨公投、宣布台灣獨立、制訂新憲法、改國號(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共和國)等國家正常化的艱鉅工作,4年、8年內,應是不可能的任務。那是阿扁講過的「做不到,我就是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小英說的「怎可讓人在自己領空耀武揚威」,是必須、也是可以努力達成的國防任務。不像「他,馬的」投降主義,不買先進潛艇和戰機,小英應該劍及履及,購買、自造先進潛艇、戰機和飛彈,有足夠的武力,不能打敗窮兵黷武的中國解放軍,也要有一定的防衛、阻嚇戰略力量,讓中國動兵前三思、美國有時間軍援台灣。

統獨、制憲、正名公投現在不能作,因為「鐵桿台獨」的台灣人還不到40%, 等到10年後可以達到50%, 30、50年後可以達到70%時,自然水到渠成,這些國家正常化的工程必然會有很多台灣人去作、去完成。美國和中國反對也沒用。

雖然現在不能統獨、制憲公投,小英也應修改目前的鳥籠公投法,制訂合乎民主憲政的公投機制。不能改國名,也應把國旗、國歌改掉。把國旗裡的KMT黨徽除掉,把「三民主義」改成「台灣翠青」。這不僅可以作,還應該儘速去作、去達陣。

五權變三權

在憲政、政府體制改革上,因很多屬於台灣內部政治改造議題,與中國和美國權勢關係無關,不必理會他們的看法和反應,小英可以盡情揮灑,大有作為。

這方面最大的改革,是把孫中山亂七八槽的五權改成民主政治普世通用的三權分立,廢監察、考試兩院。把立法、司法、行政的架構、權責作適當調整,有效運作。這已是台灣人的共識,應可順利推動。

總統制、內閣制的爭議,我不想多談。我喜歡內閣制,但認為總統制,在台灣有其多年實踐經驗,把它改良得更好,民主更深化,就可以了。

台灣的行政權力、機構、官僚體系、功能的龐大、雜亂、疊床架屋、效率低落、資源浪費,已到荒謬絕倫地步,非大肆改造不可。首先,行政院的部會就要大刪特刪。蒙藏、僑務、客家、原民委員會,應合併為多元民族(文化)事務部。退輔會該廢掉,其業務改屬內政部退輔署就可以了。其他很多無路用的功能性委員會都該廢除。還應考慮把陸委會改名中國事務委員會,甚至併入外交部,成中國事務司即可。

台灣省不是凍,要廢。縣市合併成院轄市(10市就夠),鄉鎮成區,同時行政、選區從新劃分。尤其立委選區,非盡量達到選民票票等值的理想民主境界不可。現在選區有的幾千、幾萬票選1席立委,有的幾10萬票才能選上1席立委,根本違背民主原理原則。

票票等值的立委選舉

要達票票等值的理想地步,立委席次也應由113席增加到200-250席之間,才可達陣。增加席次到200-250, 合乎世界民主國家常態,能讓立院運作合理通暢。至於立法院內部運作的改革,如委員會的重組,功能的重建,調查和監察權的增加等問題,委員們應不分黨派,同心戮力,推動建構。

前司法院長翁岳生說,司法是維謢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台灣的法律真的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嗎?前考試院長許水德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真的嗎?在台灣,前問有問題,後問則是路人皆知的常識。幾10年來,國民黨把法律、司法當成專制統治的工具,迫害司法獨立、公平正義。小英4年、8年要改正,很難,但非大刀闊斧全面改革不可。第1步要改的就是法官、檢察官任免制度的全面翻修。至於審判制度的改善,如陪審制(觀審制或參審制 )的採納與否,還屬次要議程。台灣有蔡守訓這樣的法官、黃世銘這樣的檢察總長,司法獨立公正,緣木求魚。根據民調,台灣民眾對法官的不信任度與不公正度,高達84.6%。

2007阿扁學美國設立特偵組,東施效顰,結果藍色人治主義發酵,2008阿扁一下台,被特偵組起訴、套手銬、關監獄,8位特偵組檢察官召開記者會1字排開宣稱,「這案子若辦不出,我們要下台一鞠躬」。二次金改案高等法院改判阿扁無罪,馬英九立刻找了法務部長、司法院院長吃飯,說該判不符合社會期待。最高法院馬上自為判決阿扁有罪,被關黑牢近6年。

特偵組該廢掉、阿扁該特赦

在6月4日凱達格蘭基金會感恩餐會上,前檢察官評鑑委員兼發言人、政論節目主持人彭文正說,一個月前,他接到一位法官來電約他見面,在辦公室見面時,原以為這位法官是要跟他說,他在節目中的發言說錯了,結果,這位在國務機要費案判阿扁無罪的法官說,5年內,他在法院受盡各種冷言冷語,以及有形、無形的迫害。

他還說,「我這裡有個黑名單」,除了阿扁以外,彭百顯,許添財,蘇治芬,邱義仁,吳乃仁,呂秀蓮,游錫堃,高英茂,謝清志,郭清江,石守謙,許陽明,陳哲男,周理良,吳明敏,吳澧培,郭瑤琪,統統遭到司法的迫害。

在在證明不是制度、是人出問題。所以法官、檢察官的民主法治素養不提高,制度再改也沒路用。人壞,給尚方寶劍,會亂殺人。小英應廢掉手拿尚方寶劍的特偵組。

小英面臨的最大挑戰,當然是轉型正義歷史工作的終極完成,不能再拖了。 228、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殺多少人?誰殺的?為什麼殺人?怎麼殺的?在哪裡殺的?台灣民主化20年了,還搞不清楚,太扯了吧!

轉型正義當然不只228和白色恐怖,70年來台灣的藍紅白恐怖製造的冤、錯、慘案,何止堆積如玉山,要還原真相、還人清白的事,太多了,都要嚴肅追究,公正處理。

抓不抓、關不關馬英九?一定大傷小英腦筋。關了阿扁,不關「他,馬的」,台灣人服氣嗎?司法正義何在?這不僅是司法、也是政治問題。

都是轉型正義的工作

還有18趴等年金改革、財富分配正義問題,是經濟,更是政治,很棘手,一樣非盡快妥善處理不可。

其他較小的政治問題,一大堆,很雜、很亂,雖小但也很重要,不能忽視,要慎重處理,因為它們都是台灣認同的DNA組成因子。這些雜事包羅萬象,包括阿扁的特赦(非馬上處理不可)、國民黨黨產的歸公、歸民、轉型正義的完成、總統府經國廳的改名(玉山廳?)、國父(孫中山)的非神化、非國父化、肖像和遺囑的移除(官員就職應向憲法宣誓)、國父和中正紀念堂改建、改名(為台灣民主、台灣先烈紀念館或博物館?)、蔣家父子屍體的入土為安及各地銅像的移除、民國改成紀元等,都是可以作、非做不可的國務事。

我還認為,1步1步地,台灣全國的地名、路/街名,都應正名,回復原來原住民或台灣人使用的本土名。尤其各地的中山路、中正路、經國路,非改不可。北平街、南京街、天津街、南昌街等一樣莫名其妙,都該改掉。

都是轉型正義的一部份。寫到這裡,已歹戲拖棚,該打住了。雖仍不完整,卻也夠小英忙翻天了吧!最後結語:為了民主台灣的光明前途,這些改革非作不可,今天不作,機會稍縱即逝,明天會後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