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16

我們真的政黨輪替了嗎?

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為官之道有兩種,一種主動,一種被動,前者的方式是主動發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另外一種方式是被動面對問題,只做危機處理和仲裁判斷,對下高高在上,對上低低在下。美國科技的先進,是有一個重要的單位叫做「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這個單位主動挑選重大的研究議題,公開招標及控管計畫,成果豐碩,包括網際網路和生物合成材料等,都是DARPA的功勞。美國的商業活動發達,但是重視國家安全,外資投資美國委員會(CFIUS)審查各項外國投資美國的安全和秩序問題,近年來不曉得以「國安考量」四字,擋下多少中資併購的案件,美國本土企業不用多說,連中資併購荷蘭飛利浦LED技術,及最近中國美的集團試圖併購德國庫卡機器人,美國CFIUS都有意見。

美國的作法是主動積極有前瞻性,這樣的方式當官很辛苦,但是為未來找出路,為國安積極把關,可以有一定的成效。被動的方式是怎麼樣,上面交代我,我就交代下面,下面有問題,我就想辦法安撫,不要麻煩上面,做什麼重要研究議題,下面來提計畫構想,我來分配資源和審查仲裁,完全是高高在上管理者的角色,自己不用傷太多腦筋。

尤其一個政策有兩個方向的意見,就各打二十大板,兩者中間取一個點,大家都不滿意,但是都可以接受,不用多做什麼研究。偏偏有些事情不是這樣和稀泥的方式可以解決,像「中資入股IC設計」,只要開個洞,水壩就會決堤,這樣嚴重國安的問題,經濟部在飽受聯發科透過立委和前官員遊說壓力之下,竟然要求「有疑慮的業者也應該勇敢提出建議,業界只剩一種聲音,對經濟部決策將是無形壓力」。

這種說法如果是馬政府的時代,我們能夠理解,鄧振中他們是為中國在台灣打開併吞IC設計的大門,點名這些守法、根留台灣、有永續經營理念的企業,出來讓中國狙殺,一種舉球讓中國殺球的概念十分明顯。政黨輪替了,但是英政府的經濟部,完全沒有用心了解這個問題的本質,讓買辦企業積極遊說而不知,我們可以勉強接受小英唱「吾黨所宗」,WHA說「中華台北」,這些的影響比較不會觸及台灣立即的危險,點名叫反對中資入股的企業站出來,不是不了解這件事情的本質和前後因果關係,不然經濟部就是英政府中的馬部會。這樣對國家安全重要的議題,英政府自己沒有論述,躲在後面就已經夠離譜了,還點名會受到中國打壓的愛台企業,出來和買辦企業對抗,真的是很誇張,我也要問:「中國政府的高壓威權體制,誰不知道?中國因素已經成為紅色恐懼,在中國有生意的台灣高科技公司,都是敢怒不敢言,哪一個敢公開說一句反對中資入股的意見,政府此時更應該做企業的後盾。經濟部有沒有勇敢站出來斥責這些買辦力量,有沒有自己的論述來保護台灣,英政府有這樣的經濟部,我們真的政黨輪替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