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2016

這次桃機大淹水,曾任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的李鴻源說:「桃機跑道會這麼糟,就是讓最低標文化給毀了!」不知道李鴻源是裝笨還是真笨,問題真的是這麼「單純」的「低價買不到好貨」嗎?

路懷宣

這次桃機大淹水,曾任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的李鴻源說:「桃機跑道會這麼糟,就是讓最低標文化給毀了!」不知道李鴻源是裝笨還是真笨,問題真的是這麼「單純」的「低價買不到好貨」嗎?

就拿日本的北海道新幹線來看,開工日期為二○○五年、通車日期二○一六年、軌道長度一百五十公里、時速二百六十公里、造價一千二百六十億台幣。但我們的桃園機場捷運,開工日期為二○○六年、通車日期「六度延宕,無通車時間表」、軌道長度五十公里、時速一百公里、造價卻超過一千三百億台幣!台灣的公共工程,真的有「最低價」嗎?

其實台灣公共工程的最大問題,是出在綁標與圍標,不在最低價標!因為絕大多數的標案,會來投標的廠商,都是早就喬好的「自己人」,甚至誰會得標也往往已經內定,因此不管招標過程如何砍價,最後的採購價也不是真正的「最低價」,只是前來投標廠商之中的「相對低價」而已,否則有這麼多人要分贓,採購價格怎可能「真正最低」?看看葉世文索賄弊案,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能有人會說,不是公開招標嗎,難道不擔心有程咬金會殺出來亂開價?所以才說是「綁標」與「圍標」!因為在招標須知中的「投標資格」,就已經很「技巧」地綁住了某些特定廠商;因此除非白目,否則明眼人根本不會在「公開招標」之後還去投標!一則投也不會中,二則亂投標的下場,很可能會被做成「消波塊」。因此所謂的「公開招標」,多半只是形式而已,敢亂投的人就試試看吧!

公共工程品質會爛,真正的重點在「監工與驗收」的不確實。看看大巨蛋,遠雄連原設計都可以隨意變更,而且都被監察院糾正了,馬郝主政的北市府竟然還可以核發建照,請問這是「最低價」的問題嗎?何況大巨蛋政府權利金是「零」,真的有「最低價」嗎?

真要解決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將貪腐前朝的舊官僚全部換掉,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切斷這些骯髒的人脈。有人會說舊的砍掉,難道換新的來貪?當然還要加上修法配套,例如加重財產來源不明罪的認定與刑責,再配合推動「真正獨立」的第三方驗證機制,讓監工與驗收更為確實,才有「可能」提升公共工程的品質於萬一。

(作者業商,新北市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